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燕繁體小説閲讀 > 曆史 > 扼元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盟友(下)

扼元 第三百八十四章 盟友(下)

作者:蟹的心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2-02 00:06:34

胥鼎家中。

杜時升和胥鼎兩人正在推杯換盞。

早年杜時升曾在胥持國門下奔走,與胥鼎也是熟人。不過後來風雲變幻,兩人幾乎從無往來。

但交情總是在的。

自從胥鼎當上了尚書右丞,求見的賓客就在門外排布得熙熙攘攘。不過,今日胥鼎早早地請他們都回去了,而在家中設了私宴。做菜的,也是跟著胥氏許多年的老廚子。

杜時升的隨從,此前被裝樣子威嚇的慶山奴殺了。他換了個隨從趕著馬車前來,手上捧了一罈金閼酒,說是送禮剩下的,不喝白不喝。兩人也不多說,悶頭對飲。

酒過三巡,杜時升醉意儼然。他對著胥鼎,眯起眼睛道:“胥郎君,你老了,已彷彿當年胥丞相的模樣。”

胥鼎哈哈一笑,起身站到窗邊,拿了一麵雙魚紋的銅鏡,捋著鬚髯自照。

看了兩眼,他又折返回來落座,默然片刻,一拍桌子:“我卻不想落得當日家父的下場!朝中與我交好之人,也不想哪一天被朝廷說成是趨走權門,結黨營私,卑佞苟進,俱宜黜罷!”

當日胥持國堂堂的宰相,被迫以通奏大夫致仕,隨即又忽然改任樞密副使,勒令去往北京軍中,結果一到軍中,就病死了。

而胥持國陣營中的羽翼人物,如右司諫張複亨、右拾遺張嘉貞、同知安豐軍節度使事趙樞、同知定海軍節度使事張光庭、戶部主事高元甫、刑部員外郎張岩叟等人,全都被稱為奸徒,下場甚是淒慘。

如杜時升這樣成了通緝犯,不得不躲到河北塘濼當教書先生的,自然就更多了。

有這樣慘痛的經曆在前,胥鼎又不是傻子,自然要想得周全些。

拍過了桌子,他仰著身子,靠住椅背:“進之先生,我該做的,可都已經做到了。郭節度那邊,果然有誠意?”

“誠意?”杜時升打了個酒嗝,乜著眼:“胥郎君你一聲令下,定海軍便以甲士一萬,攻入中都,彷彿當日響應徒單丞相的號召,誅除胡沙虎一般,怎麼樣?”

胥鼎哈哈一笑:“那也不至於,陛下英銳聰察,也不會坐視著……”

“英銳聰察?”

杜時升吭哧吭哧地笑出了聲:“當日完顏從嘉走了完顏綱的門路,打算經河間府偷入中都。便是我家節帥揮軍攔截,讓他當了俘虜。他有多麼英銳聰察,我可比你看得清楚。”

胥鼎默然不語,片刻後問道:“進之先生,那郭寧對伱竟然如此器重?這樣的事,你也可以代他決定的嗎?”

“如我這樣的人物,在定海軍中車載鬥量。我不過區區一個判官,並不敢說,得我家節帥多麼器重。我之所以能如此承諾,是因為……”

杜時升放下酒盞一笑:“胥郎君,時代變了。”

“怎麼講?”

“大金國若還強盛,憑著朝廷中樞的威力和女真猛安謀克的武力,自然可以壓製天下四方。可如今的大金國,成了什麼樣子?大金之與蒙古,還不如當年大遼之與大金,而大金治下的生民困苦,又百倍於當年大遼治下。這時候,域中軍民之所以還擁戴大金的皇帝,隻不過是因為蒙古人過於凶殘暴虐,始終冇有給出新的選擇罷了!”

“這,這是什麼話!”

“哈哈,胥郎君你想,但凡蒙古人願意培植一個兩個兒皇帝,誰還會把大金的皇帝放在眼裡?遼東那邊,耶律留哥自稱遼王已經許久,而遼東宣撫使蒲鮮萬奴,也滿腦子想著要稱王建製。我家節帥固然領兵將之誅除,卻不會因此生出對朝廷的敬意來;而遼東諸將,早就把遼東的地盤和權柄自家瓜分了,難道他們真的很在乎朝廷的意思?”

杜時升抬手指了指桌上的酒菜:

“譬如此時此刻,能把這些酒菜吃到肚子裡,靠得是我杜某人自己的牙口,自己的本事。誰要是不讓我吃飽吃好,那就是有意給我添麻煩,我杜某人跳起來撒野,可冇什麼顧忌!”

胥鼎長歎一聲:“進之先生,你和當年還是一樣的狂生脾氣!想占你的便宜,可太難啦。”

他捧起酒罈子,將杜時升麵前的酒盞注滿:“你想吃什麼,喝什麼,隻管請。難道我還請不起一桌酒菜麼?”

杜時升隨即應道:“胥郎君的菜肴自然很好。酒可是我帶來的哦!”

胥鼎哈哈大笑,舉杯仰頭,一飲而儘。

“這樣很好。我與郭節度,是盟友而非主從。我出菜肴,貴方帶著酒,才能整治一桌好宴席。不過,我現在也年過四旬啦,酒量不如當年,若我不想喝,郭節度可不能逼我喝。萬一喝多了,我也發起酒瘋來,恐怕失禮。”

杜時升正色道:“胥郎君,你有所不知,我家節帥,其實不好酒,若非招待貴客所需,他自家是滴酒不沾的。”

兩人打了一通啞迷,其實“菜”是朝廷名位,“酒”是定海軍的武力。不過,杜時升非要說郭寧這條惡虎不好“酒”,那真是強掰誠意,全然睜眼說瞎話了。

兩人當下大笑。

笑聲中,胥鼎又問:“那麼,郭節度究竟喜好些什麼?”

“我家節帥行伍出身,不好享受。他喜好的……”

杜時升想了想,一時真不知道郭寧有什麼特彆的愛好:“當日他在塘泊中立足時,也是天氣炎熱時候,他似乎……頗愛瓜果?”

胥鼎笑道:“那好,我們也來吃些瓜果。”

他走到院門外,向著避讓在遠處的仆役招一招手,吩咐幾句。

中都城裡的物資供給再怎麼緊張,也緊不到他這個宰執身上。頃刻間,仆役便端來大盆水果,如桃、李、石榴、西瓜之屬,都是在井水中浸過的。有的還用糖漬過,吃起來涼爽清甜。

剛吃了幾口,有一名青衣親隨匆匆入來,在胥鼎耳旁說了兩句。

胥鼎臉色微微一變,看了看杜時升,欲言又止。

杜時升正待發問,外間他的隨從遠遠稟報:“先生,方纔收到了……咳咳,一份投書。”

“拿來我看。”

看過兩眼,杜時升將書信往懷裡一揣:“可笑,可笑。”

“可笑什麼?”

“一桌子的菜肴,非要分給兩個人吃。他以為,就能讓兩個人廝打起來?怕是高估了菜肴的美味吧!”

胥鼎輕輕一歎。

皇帝剛做出的決定,還冇有形成任何書麵詔令。這會兒天已黑了,宮門也關著,本該內外隔絕。可一個宰執、一個外州節度的判官,卻都從各自的途徑知道了內情。這皇宮內外,實在也堪稱是千瘡百孔了。

不過,菜肴確實是鮮美的。卻不知,那李霆究竟會作何選擇?郭寧對部屬的掌控,又能到什麼程度呢?

歎過了氣,胥鼎問道:“皇帝有所疑慮,難免動用一些小手段……可有妨礙?”

杜時升捋起袖子:“不必擔心。咱們吃瓜,吃瓜。”

局勢不妙!我是不是又要囤糧了?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