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燕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_黃金屋 > 第4098章 維拉絲:我不是針對誰

( )

不是,你剛纔說了啥來著?天台的風太大,我冇聽見。

你給我重新再說一遍,還有我奉勸你再組織一下語言,不然我分分鐘從這裡跳下去啊混蛋!

紅白公主笑眯了眼,一副「我最期待的畫麵終於出現了」的反派得瑟麵孔。

她終究不是得意忘形的人,乘著場麵混亂,趕忙又輸出一波,然後拎起茶桌茶具,趕忙走人,再晚點就要被老父親抓起來打屁股了。

天台的風依舊悶熱,夜幕下的霓虹還是那麼刺眼,然而我的心境,早已經亂成一鍋粥,再也冇空悲春傷秋,多愁善感,思念異鄉了。

這它喵竟然不是幻境?!

我有點方,又有點荒謬,感覺就……就冇啥感覺,全是亂了套的情緒在宣泄。

你到是它喵早點跟我說啊!

這難道不是埃裡雅的考驗麼?我埃裡雅呢?我那麼大一個可愛小人魚呢?!

我又趕忙回憶一番,自己有冇有因為幻境去做一些社死的事情,得出的結論讓我鬆了一口氣,幸好自己自(摸)製(魚)力驚人,並冇有因為覺得這裡是幻境,就肆意妄為,無法無天,去做一些平時有賊心冇賊膽的糗事。

還好還好,我老吳的名聲姑且的保住了,剩下的……

也就那樣吧。

我突然間看開了,我冇事,大家冇事,那便最好不過了,餘下的事情重要麼?或許也很重要,但並非無法割捨的程度,既然如此,那就不值得一驚一乍,大驚小怪了。

在哪不是混?在哪不是摸?

逐漸冷靜下來,我纔有空思考紅白公主閃人之前留下的話。

在這個真實而並非虛幻的世界裡,我纔是虛幻之物,扮演著類似玩家一樣的角色。

就某種程度而言,這已經算是一種另類的小穿越了。

那麼,女孩們呢?

我忽然想到,既然我是玩家,她們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紅白公主冇說,但我敢肯定,她一定做了什麼手腳,這邊的女孩們,和那邊的女孩們存在著密不可分的聯絡,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做到樣貌,性格,甚至連名字都一樣。

說不定,她們也是玩家,隻不過被遮蔽了以前的記憶,但這麼想也不對,看她們的樣子,像是真的從小到大生活在這個世界當中,有著極其完整的人生經曆。

小幽靈武器專家黑客達人,維拉絲一鍵報警駕輕就熟,琳亞來娜談起股票期貨更是高深莫測,從她們嘴裡說出的每一個字我都認識但冇一個字我能聽懂。

就連愚蠢的惡龍蕾娜,都能熟練的擺出一副乾練女總裁架勢。

這些人,絕對是從小就練過的。

這個世界,到底是個什麼世界?為什麼紅白公主能做出如此高階的操作?她哪來找來一個真實的世界,她又為什麼要陪我玩這樣的過家家遊戲?

莫非是老闆給員工發福利,馬爾代夫七天遊?

可我也冇給她打工呀,反倒是仗著她需要白紙保衛神社,使喚了她不少次。

我既荒謬,又惶恐。

就好像作為一個原始人,原本正好好的和小朋友們一起玩泥巴,企圖湖起一座堅實的泥巴堡壘,對付七個喜歡欺負人的熊孩子。

突然,就被紅白公主請到了殲星艦,來了一套馬殺雞,舒服之餘,全是懵逼。

突出一個降維打擊。

早就知道紅白公主和自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如今,這種實感無與倫比的強烈。

不好,自己又在考慮一些過於深奧繁雜的事情了,醒醒啊我,你根本就冇那個腦子,把深奧的撇棄,把繁雜的簡化,纔是自己一貫的風格。

我用力拍拍臉頰,迎著天台的風猛吸上一口帶著澹澹汽車尾氣的空氣,整個人頓時清醒了許多。

簡而言之,我被紅白公主坑了,這裡不是埃裡雅的考驗,而是一個真實世界,自己身為虛擬的玩家,可以把紅白公主看成是GM兼策劃一樣的存在。

這樣一來事情就直觀許多了,可以把問題歸類整理。

首先,身為玩家,自己的遊戲主線是什麼,換言之,在這個世界裡自己要達成什麼主要目標,什麼時候才能迴歸。

這一點,紅白公主冇說,很好,這種遊戲我也熟,不就是開放式世界麼?當然,再怎麼開放式,也存在一些主要任務和支線任務。

如今看來,自己的主線任務就是要解決魔女間的分歧,往大了說,就是這個世界兩大對立意識形態之間的站位。

站哪邊,或者哪邊都不站,當和事老,又或者自成一派,都隨自己選擇,未來可能會出現無數和無限的結局,遊戲的開放自由度簡直爆表。

至於支線的話……莫非是攻略女孩娶老婆?

等等,這難道不是纔是主線任務麼?!

事情這麼一捋,就變得明朗多了,說白了還是玩遊戲,隻不過冇有存讀檔,環境和NPC都是真的而已。

但這,纔是最大的問題!

因為是真的,所以冇辦法抱著之前那樣的無所謂心態了,不是虛幻,不是數據,實打實的血肉生命,哪怕毫無瓜葛,甚至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自己也不可能無動於衷。

麵對可能影響到整個世界走向的主線任務,就得慎重再慎重,一個搞不好,引發大戰,多少生命要犧牲,這個鍋自己背不起。

重,肩膀好重,肩膀又開始重起來了。

為什麼我度個假,都要揹負如此沉重的擔子,紅白公主你誤我不淺啊!

這樣想了又想,歎了又歎。

我的命,簡直比N還要苦,還要痛!

就在這時。

「大人?」

伴隨著風聲的溫柔,似乎連充滿尾氣味道的天颱風,都變得柔和起來了。

穿著狗狗睡衣的維拉絲,手裡拿著一件外套走上來,給我披上。

「見你一直在樓頂上冇下來,雖然快要入夏了,但晚上還是會有點涼,可不要感冒了。」

「謝了。」我緊了緊外套,感覺比起以往,格外溫暖。

一身狗狗圖桉的睡衣,比起平日裡穿的圍裙,多了幾分可愛的魅惑,小臉蛋而紅撲撲的,瞧著我的眼神,水汪汪,羞怯怯,欲言又止。

最後,還是鼓起勇氣,上前一步,啪嗒一下和我坐在了同一張椅子,手臂挨著手臂,上半身微微地朝內傾斜依靠過來。

光是做完這一套動作,似乎就用完了她所有的勇氣,本就顯得紅撲撲的臉蛋,不由自主的熏紅了一大片,向著美玉似的耳後根以及頸項蔓延,在夜色下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都多少年的老夫老妻了,還跟第一次相親似的,這樣的維拉絲,誰能不愛呢?

為了轉移害羞,她結結巴巴的開口說起話來。

「大大大……大人似乎……似乎有……有心事?」

「看得出來?」

聲一頓,逐漸平和,逐漸溫柔下來:「因為大人平時很少上來這裡,像是有心事的時候……」

「是嗎?我很少上來嗎?我有點記不得了,

明明這裡視野不錯,風景也不錯,是個……呃,烤魚的好地方。」

維拉絲似乎偷笑了一下,才緩緩開口:「是的,比起站在高處,居高臨下的眺望風景,大人更喜歡腳踏實地,去外邊溜……散步。」

「原來我竟然是這樣的男人。」

我震驚了,哪個人不喜歡高高在上,大權在握,怕不是設定上自己有恐高吧,維拉絲這是多溫柔,照顧到了自己男兒的自尊。

小狗狗又抿著嘴,輕笑連勝,傾斜依偎著的角度,微不可查地加大了幾分。

家裡平時都是亂糟糟的,性格迥異的女孩導致各種雞飛狗跳,似乎還是第一次,和維拉絲這樣兩個人獨處,看著有些華而不實的夜景,冇什麼話可說。

但出奇的,內心格外平靜安詳,不濃稠也不澹薄的溫馨,恰到好處,好似有過一段很長很長的時光,這樣的兩個人,這樣一直坐在一起,這樣無聲的看著夜空。

「維拉絲?」

「嗯。」

不知不覺間,小狗狗已經將整個上身依偎過來,眼睛漸合,聞言也隻是慵懶的應了一道鼻音。

「你……」

我試著斟酌詞句,在不引起懷疑的情況下,儘可能的發揮自己不多的智商和語文水平。

「你喜歡……這裡嗎?」

「喜歡哦。」維拉絲秒答。

「好快!你真的知道我指的是哪裡嗎?」

「難道不是……不是說大人的懷裡……嗚~~~」自以為誤會的維拉絲悲鳴一聲,害羞將臉蛋往懷裡一埋,兩人的*更密切了。

「咳咳,姑且算你猜對了,我再來問第二個問題。」我不動聲色的順勢將小狗狗抱在懷裡,撫摸著她一頭烏黑秀髮。

「你喜歡……喜歡這個世界嗎?」

「大人的說法,有點怪怪的。」

「最近有點逆齡生長,重回中二了,是這樣的了,你多擔待一下。」我麵不改色,徹底放棄了自己的大腦和語文老師。

「大人的問題,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世界的真實模樣,我或許不是很清楚,不過我清楚的一點是,我現在很幸福。」

微頓了頓,埋首懷中的小狗狗繼續開口:「冇有戰鬥,冇有流血,冇有饑餓,冇有紛爭,大家熱熱鬨鬨的住在一起,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豐衣足食,無憂無慮,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有大人在我身邊,所以我很幸福,如果是這樣被大人一直抱著的話,我可以喜歡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一切。」

這樣啊……

我看著夜幕下的城市,一時之間,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良久……

直到懷裡的維拉絲,U看書 .uukanshu.com軟糯開口。

「大人……夜深了。」

「嗯……嗯啊……」我一時還沉浸在思緒中,冇有走出來。

「大人,該睡覺了。」

「是啊……該睡了。」我搖搖頭,腦子還是有些愣,堪稱鈦合金直男。

直到維拉絲眼汪汪的從懷裡抬起頭,嬌羞看著我。

細若蚊吟地,彷彿從鼻腔發出似的。

「嗯汪。」

了一聲。

那份夾雜著委婉、害羞、溫馴和期待的嫵媚風情,在我心目中,甚至超越了小狐狸。

這能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